二十世纪上半期中国的“德国文学学科”历程-德语德国网站——德语学习、德国信息交流的专业门户网站
欢迎投稿给我们:dedecn@163.com

二十世纪上半期中国的“德国文学学科”历程

作者:叶 隽 时间:2009/12/04
字体:

二十世纪上半期中国的“德国文学学科”历程

张威廉先生的历史记忆

叶 隽

2004年,承南京大学德语系主任孔德明教授指引,我访问了德语文学界的前辈张威廉先生。年逾百岁之龄的张先生,虽已不太能自由行动,但精神尚好,坐在沙发上,虽不很方便,但仍要起立致意,我们再三劝住,方才罢了。屋中的书不多,不太像一个大学者的家庭摆设,或许我们看的只是客厅;桌子上放着他自费印行的佛经,倒是很有居士的“济世之心”。张先生的讲话已经不太能听的清楚,一方面因为有口音,一方面或许还是年纪太大的缘故,有时由他的大女儿帮我们充当翻译。

我的提问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,一是作为北京大学德国文学系的第一届学生(毕业生),对当初北大与德文系情况的追忆,主要是与我对材料的掌握情况做一印证。二是作为南京大学德语专业最早的建设者之一,对南大德语专业建设与发展情况的追忆。希望凭借作为历史亲历者的回忆,对研究略做印证。问题就从张先生当学生时开始。

一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北大求学时代

叶:张先生,能不能谈一谈您当初是怎么想到去上北大德文系的?

张:我当时在北京工作。北大当时开设德文系,所以我就去考了。

叶: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当时北大设的是“德国文学系”,也就是说考生条件是受到限制的,即必须是有德语基础的人才有资格报考。

张:是的,当时蔡元培当校长,从欧洲请来欧尔克办德文系,要求是很高的。所以初入校的学生都是有德语基础的,我是原来在同济学的德语;还有人是从国外回来的,像商承祖,他的口语很好;还有不少人是从湖南考过来的,他们在那里学过德语,但都不太好。

叶:您当时在北大都听过哪些课程啊?

张:我那个时候是半工半读。早晨去北大上课,下午回单位上班。欧尔克教授,是我们最主要的课程教师。他是德国有名的学者,研究莱辛很有成绩。那时是在1919年,地点在沙滩,红楼。一般都是在上午,欧尔克教授讲课很好,清楚,他要我们背诵诗歌,这样对文学修养和语言流畅都有好处。除了读文学作品之外,还学语言史、文学史等,包括很老的一些古诗,像《希尔德布兰德之歌》《尼伯龙根之歌》等。有的是抄黑板,有的写讲义。他这个人很有水平,自己写过《德国文学史》《莱辛评传》。还有杨丙辰,他是中国人。还有一个汉学家叫做 Richard Wilhelm,我听过他在大礼堂的演讲,不过在北大的时间好像不长。

叶:那就应该是卫礼贤了,他在北大也就教了一年。除了专业课之外,您还听过别的课没有。像冯至先生说,是北大自由的风气培养了他,五四对您有没有影响?还有什么记忆吗?

张:我听过胡适之的课,他讲中国哲学史。还有吴梅的选修课,讲戏曲。这些课还是有启发的。

叶:那您有没有听过周作人的课,他讲欧洲文学史。

张(缓慢地摇头):没有。(这点似乎有待考证,后有详论)

叶:那五四对您的影响怎样?

张:那时学校都停课了,我们都不去学校。大家自己在家里看书,后来欧尔克教授就叫我们到他家里去上课,我们几个人就一起去,他很认真的。那时候,北大还没有复课。

叶:您见过蔡元培吗?和他有什么交往吗?

张:见过,听过他的演讲。但他经常到国外去,不在学校里。和他个人没有什么交往,毕业时候欧尔克对我讲,蔡校长想留我,但我母亲有病,想回家,就没有留下。但后来还是到北京来了。

叶:您当时的同学都有哪些人?

张:商承祖,他是从德国回来的。德语讲的很好。后来我们也做了很长时间的同事。他当过南大外文系的主任。

叶:商先生的东西好像留下来的不多。我曾经尝试联系过他的女儿,但她不愿意见研究者,说是可以去查档案。今天我们去南大档案馆查了,也没有他的档案。但我就图书馆查阅的资料来看,商先生好像写作很少,这个现象比较奇怪。

张:他的中文不太好。但至少翻译过两部书,是和别人合作的。他的德文很好,从小在德国长大的。他用过商章孙的名字。

叶:您在校的时候认识冯至先生吗?

张:冯至的年级比我低。我好像是后来才认识他的。

叶:是的,我考证下来也是这样,北大学制分预科、本科、研究所三级。预科两年,不分系,只分文理科。冯先生1921 年入北大预科,1923年暑假后入德文系本科一年级,1927年暑假在北大德文系毕业,在北大共求学六年。张先生您1919年入北大(五四之前),1923年毕业。在北大求学四年。冯至入德文系本科时,您已经毕业工作。所以你们在校时可能并不认识。另外,罗章龙,您有印象吗?他是翻译《共产党宣言》,参加马克思小组的。

张:记不得了。还有两个同学,一个叫唐性天(音),他的体育很有特长的,后来开书店,还给我出书,但后来打仗把稿子烧掉了。一个叫许潘云(音),后来当过浙江省教育厅的厅长。 

关于先生的著译,当然不能不有所提及。我最关心的,自然还是开德语文学研究学术史风气之先的《德国文学史大纲》,于是问题就从此提起。

叶:张先生,您那时候为什么刚大学毕业就写了《德国文学史大纲》这本书?

张:那时候觉得有兴趣,主要的材料是根据几本德文的书,主要是欧尔克上课的资料。

叶:那么,您对这些作品都读过吗?

张:没有,当时也就是做介绍而已。主要还是根据人家的资料写的,主要是欧尔克的,他自己讲德国文学史,有不少材料。

叶:那您当初为什么会想到做这件事呢?是否受到当时“文学史”写作的影响,我记得您这本书好像是放在一套丛书里面印行的,包括林传甲的《中国大文学史》。

张:不是,我就是自己感兴趣。写了以后还找不到地方出版,后来就通过我的叔叔找到了张东荪,又托到中华书局的熟人,才给出版的。当时印了有1000本。

叶:您了解当时国内外的文学史撰写情况吗?

张:不太清楚,当时因为国内没有德国文学史,所以才想着写一部,就是感兴趣,手头又有些材料,后来还再版过。关于第一个问题,据张威廉先生回忆,北大德文系第一次招生十余人,有不少是湖南来,德语不太好;他算是德语基础比较好的。还有商承祖,虽低一级,但

因其从德国来中国,德语基础很好,故同班听课。但商氏德语好,中文不太好。所以,张威廉算是比较全面的。北大德文系招生时,张威廉在北京政府内务部工作,主要是负责遣送德侨的工作,做翻译。他得知消息后,便去报考。因当时要求有德语基础,他自己是同济出来的,德语基础不错,便考取做了第一届学生。关于在北大上课时的整体情况,他似乎记忆不是很清楚。关于专业课,他回忆的比较清楚,但公共课和选修课,似乎不是很确切。如欧洲文学史的课,据张氏自己的书面回忆:“除本系课程外,有公共必修课和选修课。必修课我记得有胡适的中国哲学史,此外有欧洲文学史、科学方法论等。选修课我记得选过词学和诸子百家。后者虽名为百家,实际只讲了荀子一家,感到失望。第二外语我选的是法语,教师经常旷课,以致学了两年,毫无收获。”(《我学德语的经过和对德语教学的点滴看法》,载张威廉:《德语教学随笔》第157页,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。

而周作人 1917年9 月受聘为北京大学文科教授,即讲授“欧洲文学史”课程,区分为“欧洲文学史”与“希腊罗马文学史”,每周各三小时的课。后还将讲义编印成书,于1918年10 月被列为“北京大学丛书之三”出版,以希腊、罗马为主,对德国文学只是略有涉猎。周作人:《欧洲文学史》,上海:商务印书馆,1918年版。另参见周作人:《欧洲文学史》(止庵校订),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。其间1920年 12月1921年9月,周作人养病,未上课,余时则应都是他在上课。参见雷启立:《苦境故事·周作人传》第113页,上海文艺出版社1996年版).


  相关资料:

  [博士]德语专业博士点、博导—考研方向(2012)

信息来源:书人书事
版权说明:

本站发布的各种德语学习资料、信息、专题、专栏等原创内容版权均为原作者或本站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复制下载用于商业用途。部分采编于网上的内容没有注明作者。欢迎原作者联系我们加以说明。如果您觉得有侵犯到您的权利,请告知我们,我们会妥善处理。